都三十多岁的人了,你为什么还是忘不了魔兽?

都三十多岁的人了,你为什么还是忘不了魔兽?

老玩家们在《魔兽世界》里的游戏岁月,将成为他们独特的人生经历,后人已没有机会知道那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。对于没能在那个时代去过艾泽拉斯大陆的人来说,那个世界,会是一个永远的秘密。

2005年为我们留下了很多记忆。

打开电视,我们可以看到《仙剑奇侠传》《亮剑》还有《家有儿女》。《超级女声》总决赛,李宇春和周笔畅谁能拿第一成为最大的悬念。

路过音响店,你很可能会被《两只蝴蝶》《老鼠爱大米》的歌声轰炸。晚上戴上耳机时,你可以把周杰伦的新专辑《11月的萧邦》放进CD机,让《夜曲》《发如雪》《一路向北》伴你入睡。

走进网吧,你可以和朋友们对战CS、War3,但在这一年你有了一个全新的选择:进入《魔兽世界》的网游世界,与远在千里之外的人一起踏入艾泽拉斯大陆。

如果有人为世界游戏书写历史,那么暴雪的《魔兽世界》必将是一段浓墨重彩的章节。它是大型网络游戏无法重现的巅峰,一度创造了1250万付费玩家的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时光一去十四年,在瞬息万变的游戏世界里,《魔兽世界》不复当年辉煌。

但是,就在昨天,这个游戏和无数个老玩家,却折腾出一个大话题,堪称游戏圈的“周杰伦登顶超话榜”事件。

8月27日凌晨6点,《魔兽世界》经典怀旧服正式开服。无数平时需要被闹钟叫醒的魔兽玩家,却早早起床一拥而入,挤爆了服务器。

一时间,排队人数激增到了5位数,等待时间需要数百分钟。在朋友圈,很多玩家晒出了自己的等候画面:

你甚至可以在交易网站、APP里看到代排队的服务:

即便进入服务器,新手村也是人满为患。但有趣的一幕也随之发生,老玩家们不仅没有你争我抢,反而排成了一条条长队,安静地等着打怪、做任务。

微博上,有人晒出排队时的照片,一位玩家呵斥插队的:都过来排队,三十几了还插队,好意思吗???

平日里,页面被LOL、吃鸡、王者荣耀等游戏占据的直播网站,也被魔兽怀旧服支配。

游戏时光VGtime报道:8月27日,全球有100万人在Twitch观看《魔兽世界》的直播。而热度第二的《GTA5》,仅有15万人观看。

这样的盛景,在3年前《魔兽》电影上映时,就曾上演过一次。

WOWer的魔兽岁月,曾燃烧着怎样的激情?艾泽拉斯大陆的记忆,为何如此难以磨灭?

看到《魔兽世界》怀旧服制造的这些热闹景象,许多问题随之而来。

为了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,我和5位《魔兽世界》老玩家,聊了聊他们的魔兽岁月。

1.一见钟情

《魔兽世界》“60年代”Boss:小红龙

以今天的眼光看十年前的《魔兽世界》,会觉得它的画面过于质朴,毕竟眼下众多的3A大作惯坏了我们的眼睛。

但在那个时代,《魔兽世界》却可以在初见的一瞬间,就成功俘获一代老玩家。

2005年,《魔兽世界》国服开启内测,刘洋与救赎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WOWer,可谓是魔兽“老司机”中的“老司机”。

为了在第一时间就玩到这款受全世界瞩目的暴雪网游,老司机们在当年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。

还在读大学的救赎,斥资数百元在网上购得内测资格。而我记得在那一年,花七块钱就能在大学旁边的饭店点一份孜然羊肉盖饭,米饭还能续添。

毫无疑问,救赎花钱买内测这种行为,堪称典型的“富B”行径。

刘洋的非鱼乐队早在2000年就与游戏结缘,包办了《虚拟人生2》的所有配乐

另一位“老司机”刘洋,获得内测的方式则截然不同。

早在2000年,他组建的非鱼乐队就应邀为热销游戏《虚拟人生2》担任原声配乐,因此结识了不少游戏圈的朋友。《魔兽世界》内测后,一个游戏公司的朋友帮刘洋拿到了内测资格。

顺成的魔兽截图,他在2007年成为WOWer

顺成与国威,两位85后玩家,则在2007年开启了“燃烧的远征”。

当时,《魔兽世界》的全球玩家数量接近800万,那是WOWer走入黄金时代的开端。

历年《魔兽世界》全球用户数量

国威至今还记得,他刚进入游戏时所目睹的细节:

“玩魔兽的第二天,我在牛头人的出生地红云台地,看到一具死尸,我不知道有什么特别,也许没什么,但它就是让我很惊叹,惊叹这个游戏的真实度。”

从小学开始,在街机、主机、PC等不同平台上玩过无数游戏大作的顺成,说自己对《魔兽世界》是“一见钟情”,而这个词在通常情况下,是用在女神身上的。

猫总是一名女玩家,在2008年才踏进艾泽拉斯大陆。不过,她对《魔兽世界》的第一感觉:惊艳,与另外四位玩家是共通的。

毕竟在那个时代,一个可以构筑起无比真实无比庞大的虚拟世界的网络游戏,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。

暴雪呕心沥血构筑的庞大世界观,令《魔兽世界》底蕴深厚,玩家在动情之后会与其“长相厮守” 。

令玩家“一见钟情”后,《魔兽世界》又凭借音乐、美术、剧情上的全方位魅力让这些老玩家最终留在艾泽拉斯,与其“长相厮守”。

聊起自己为什么会坚持玩《魔兽世界》,国威说:

“游戏任务线的层层推进与完整性、人物模型的细节设计和NPC搞笑的很有水准的台词,《魔兽世界》在各个方面的优势都是碾压性的。”

说到这里,国威又笑着补刀:“当然,30块钱一张的点卡,花了钱就得玩完呐。”

2.另一个自我

刘洋在《魔兽世界》里喜欢做自由飘逸的猎人,图为他的第一张专辑

在同样被艾泽拉斯大陆的魅力所折服后,几位老玩家要做出不同的选择:在这个世界、这片大陆里,他们要有职业才能立足。

从十几岁开始就组乐队玩摇滚的刘洋,在《魔兽世界》里深度体验过各种职业,但最爱的职业始终是猎人:“我喜欢那种自由飘逸的感觉”。

牛头人酋长乐队

此外,刘洋认为《魔兽世界》这个游戏本身就很“摇滚”,比如牛头人酋长乐队就特别酷。

女玩家猫总钟爱的职业是盗贼,而在现实中她是自己朋友圈里鬼灵精怪的“段子手”,时不时地掉下节操,令人喷饭,从她的微博ID“长使英雄泪满襟那要是短呢”就可见一斑。

发照片时,她坚持要用带口罩的,理由令人无法回绝——盗贼这个职业就是要有面罩的!

玩家猫总执意要用这张照片:盗贼这个职业就是要有面罩的!

国威在《魔兽世界》中的职业是牧师,选择这个职业的理由,被他解释得十分现实:

“因为被人需要啊,被人需要,是我玩这个游戏贯彻始终的主旨。”

而现在,国威在现实中的职业是财务——放眼天下无数公司,不论大小,想要运转顺畅的话,哪个公司能离得开财务呢?

正是有了不同的职业的选择与偏好,几位玩家自身的不同个性,可以在艾泽拉斯的世界里得到投射。

从这种投射开始,他们在游戏中的代入感与日俱增。最终,他们在游戏中的角色被赋予性格乃至灵魂,成为艾泽拉斯世界里一个鲜活的生命。

而国威显然是几位玩家里最感性的那个:

“小说中的人物在文学家的思想中拥有了生命,文学家无法控制这些人物,甚至无法预测他们下一步的行为,只是好奇地跟着他们,记录下来,就成为了经典。

玩一款游戏,到进入了这个世界的状态,何尝不是这种感觉呢!我无法控制这个牧师,无法预测他下一步的行为,只是好奇的跟踪着他和他的朋友,像偷窥狂一样记录着他的生活。

这种生活在现实中不曾有过,在这个世界里有儿女情长和仗剑天涯。”

3.另一个世界

当自己的角色成为一个鲜活的生命后,有着无数鲜活生命的艾泽拉斯,对于这些常年征战在魔兽世界里的老玩家们而言,自然会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那里有着无数惊心动魄的故事、难以磨灭的记忆,都曾在这个世界真实地发生过。这是局外人只能尽力体会,却终究无法感同身受的。

国威对那个世界做了如此感念:“艾泽拉斯大陆对我意味着在最孤寂时候的一种归属感。”

在艾泽拉斯大陆,他见过最高贵的兽人也见过最卑鄙的人类。但是无论什么品格什么出身,只要团结在以乌瑞恩国王和萨尔酋长为首的“哔”中央周围,一切都会和谐,让人忘掉任何烦恼。

顺成说,艾泽拉斯就是他另一个家

平日传授国学,免不了“之乎者也”一番的顺成,对艾泽拉斯却毫不吝惜动情之词:

“那些年里,艾泽拉斯就是我另一个家。家里有众多未曾谋面但是却肝胆相照的兄弟姐妹,我们一起吹牛打屁,一起副本,一起PK,常常觉得只有在那里才能完全释放自己,不用顾忌其他的任何事情。”

这样的艾泽拉斯,甚至有着让玩家忘记现实中的“本我”,更想成为艾泽拉斯世界里那个“自我”的魔力。

刘洋坦言,在他最入迷的时候,他在魔兽世界里的装备越来越好,可现实中的自己吃什么做什么,却已经不怎么关心了。如此忘我投入的状态,让刘洋不得不进行自我调整。

已成为公务员的救赎也毫不掩饰地表示,在他最为投入的时间段里,他甚至认为艾泽拉斯的世界比现实更值得自己热爱。

3年前,猫总在看完《魔兽》电影后,在朋友圈里说:“十年,我们比别人多一个世界。”

正因如此,艾泽拉斯世界与现实世界,这两个世界之间的联系、冲突曾让许多老玩家为之困扰。

不过,大多数玩家,比如猫总,最终寻找到了一种最佳状态的平衡:

“艾泽拉斯大陆对我来说是另一个世界,一个非常向往的世界。我经常希望能穿越到这个世界去,完成一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完成的事。但是现实毕竟不能逃避,游戏里也有许多无能为力的事。所以现在这样是最好,现实世界与理想世界并存。”

刘洋说,仅仅是在艾泽拉斯看看风景也挺好

能够构筑起另一个世界的游戏,真的还仅仅是游戏吗?

刘洋说《魔兽世界》是伟大的,它不功利,够沉淀。你可以在里面享受任何游戏的方式。可以和团队一起体验副本的宏伟、队员协作的魅力,可以PVP体验爽劲的PK快感,也可以纯粹的休闲去寻找魔兽世界里的那些动人故事,哪怕仅仅是骑着坐骑徜徉在森林沙漠海洋和宏伟的建筑中看看风景,也是一种享受。

4.永恒的记忆

由游戏改编成的电影有很多,为什么唯独三年前的《魔兽》在中国掀起了疯狂的票房风暴?

打情怀牌的网游也不少,为什么唯独《魔兽世界》怀旧服能让上百万玩家在一天之内齐聚,上演了一次壮观的“快闪”?

很明显,玩家们对艾泽拉斯这个世界的热爱程度,是任何游戏都不曾拥有的。

他们热爱艾泽拉斯的时间段,正逢青春年少。而为了热爱去做一些堪称“疯狂”的举动,正是青春的一大特征。

这些疯狂,最终令他们在青春时热爱过的一切更为难忘,成为永恒的记忆。

NGA出品的”魔兽’相聚’系列海报”,想必会令顺成与国威想起自己的大学时代

聊起“疯狂”的往事,几位老玩家都是“张口就来”。

救赎为了刷战场荣誉,曾经持续3个月24小时在线;

国威宿舍的校园网出了故障,延迟一度破万,于是他在网吧连续度过了3天2夜;

顺成在网吧奋战的时间更长,长达一周,连手机停机了都浑然不觉,最后还是被寝室的死党从网吧捞了出来,一起过了圣诞节。

猫总的猫,经常会打扰她玩魔兽

而玩魔兽时已经是上班族的猫总,疯狂起来并不比这些学生党逊色:

“疯狂?我觉得我每天白天工作8小时,晚上回家在游戏里再‘上班’5小时,周末通宵,持续4年,这本身就够疯狂的了。”

那么回头再看,将自己那么多的青春时光贡献给艾泽拉斯,这些老玩家们会不会因此有一些悔意?

面对这个很多人,尤其是上一代人会有的疑问,老玩家给出的答案很一致:绝对不会!

国威承认玩《魔兽世界》确实很耗时间,但安排合理的话,绝对不会影响到那些“正事儿”。

国学老师顺成不后悔自己对魔兽的迷恋,但建议孩子们不要沉迷网游

与国威同龄的顺成,也不后悔当年对魔兽的迷恋,当时的他十分快乐,在艾泽拉斯的经历也是一种生活。

不过他还是觉得学生们在上大学之前不要沉迷网游。他说有些网游的剧情画面是针对成年人开发的,并不适合孩子。

顺成对孩子的担忧,是建立在他对网游的了解之上的。而在刘洋与救赎成为《魔兽世界》玩家的时候,主流的新闻媒体,尤其是电视台这种传统媒体,对网络游戏还是一片激烈的挞伐之声。

2008年7月,央视播放7集纪录片《战网魔》,其中第4集《谁把天才变成了魔兽》,对《魔兽世界》为代表的网络游戏猛烈开火,指责《魔兽世界》里可以随意杀人,偷盗。

纪录片播出后,“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”的杨永信教授一举成名。

杨永信的“电击疗法”令魔兽玩家们的愤怒,并最终被卫生部叫停

尽管《魔兽世界》玩家指出这个纪录片漏洞百出,甚至将一段《流星蝴蝶剑》的片断当做《魔兽世界》的视频。

但玩家们的声音难以扭转主流社会对网络的偏见,或者说是上一代人的偏见。

不过,舆论风向在一年后悄然转变。

2009年5月7日,《中国青年报》整版报道了对杨永信及其治疗中心的调查,这篇报道详细描述了杨永信如何用电击疗法,甚至可能导致被电击的禁令达86条之多,“吃巧克力”“空腹吃药”“盟友未经许可坐杨叔椅子”和“上厕所锁门”都在其列。

随即,杨永信受到中国内外媒体和网民的广泛关注并引发广大网民的声讨。

2009年7月8日,卫生部发文叫停了杨永信的“电击治疗‘网瘾’疗法”。

提起当年的杨教授与“电击疗法”,救赎言辞激烈地给这种行径定性:“衣冠禽兽打着正义旗号圈钱残害祖国的花朵。”

刘洋的表达更为愤怒:“电击疗法本身就是纯傻逼,不解释。”

这位摇滚乐手在讨论一切人文话题时,会首先肯定人性:

“人是一种很容易对一个美好的事物上瘾的动物,如果你的孩子对游戏过分上瘾,你应该想想问题出在哪儿,因为这个世界美好的事物更多,应该尝试更多,平和的过渡,不应该用变态的方式来扭转。”

猫总同样给予鄙视:

“杨教授就是个脑残啊。《魔兽世界》只是一个游戏,正确的三观不是要靠游戏来形成的,家庭教育和孩子所处的社会环境是很重要的一方面,把一些犯罪行为都怪罪到‘玩过这个游戏’显然是非常不合理的。

有网瘾的孩子可以从各方面教育引导,电击是什么鬼!想不通家长怎么会舍得让自己的孩子被电击,如果是我,我宁愿孩子有网瘾也不愿意被他电击。”

国威说:“要是把自己的失败推给一个游戏,那才是真的失败。”

魔兽老玩家们对待游戏的态度,让他们对当年的“疯狂”并不后悔。而将“疯狂”献给艾泽拉斯大陆后,艾泽拉斯大陆回之以难忘的记忆。

艾泽拉斯大陆玩家之间的爱恨情仇,留下了快乐与悲伤并存的记忆。

2013年,跟猫总一起奋战了将近3年的朋友,把所有的金和材料都寄给了她,并写了一封长信告诉猫总要AFK(指长期或者永久地告别游戏)了。

那一刻,猫总心里非常难过。

猫总十分珍视与战友们在一起的时光,她认为玩魔兽最快乐的事,就是一大堆人在YY频道里一起约着下副本。

老玩家们纷纷回望艾泽拉斯大陆,而国威最为“慷慨激昂”:

“论感动,成就感,悲伤,欢乐这些普世情感,我在现实中得到的远比这个世界中多,在这个世界中,最让我感动的是我自己——我太TMD伟大了!曾经作为职业队长拥有全公会最多的DKP却不solo任何一件装备,都让给新人和装备差的。在这里我就是孔繁森焦裕禄张思德雷锋,我想做好人,我感动了自己。”

5.魔兽的黄金时代终究过去

眼下,《魔兽世界》怀旧服重启,此时距刘洋与救赎成为WOWer已过去了十几年。他们的生活在这十余年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

刘洋依然奋战在摇滚乐前线

刘洋的非鱼乐队一度在2003年解散,但在2015年重组。现在他依然奋战在摇滚乐的第一线,身影遍布全国各个城市、各个音乐节。

13年前,那个花几百元买了内测资格的大学生救赎,如今已进入体制内,成为一名公务员。

2009年,大学毕业的顺成看着公会里的大学校友们各奔东西,自己也逐渐淡出,成为休闲玩家。随着工作后玩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,最终AFK。

国威在2014年和2015年曾用别人的账号,回去体验了一下德拉诺,但却发觉这个世界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:

“与新玩家之间的代沟,比和我儿子的还要大。现实不也一样么?我们要被快餐吞噬了。”

在艾泽拉斯被自己感动了的国威,如今已为人父

但“快餐”显然适合时间不多的上班族,已经AFK救赎现在经常玩的游戏成了《守望先锋》,这种快节奏、每局时间不长的游戏,已成为他现在玩游戏时的第一选择。

救赎一时找不到当年的角色图,却翻出一堆魔兽点卡

国威想通过战网看看当年的角色,却是这样一个结果

猫总说,以前的截图都是一大群人,后来就变成一个人了,这让她“颇有感触”

然而,还是会有放不下艾泽拉斯的老玩家。

猫总的战友们因为结婚生子接连AFK,自己的生活工作中也渐渐繁忙,她已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一起在游戏里战斗,但每次离开游戏几个月之后,都会回去再看看,基本保持着休闲玩家的上线频率。

刘洋也是一样,虽然基本淡出,但只要赶上世界大事件记录还会登录进去看看,每个资料片都会第一时间进去体验一下:

“我这个人不拧巴,沉迷的时候不会过分,AFK的时候也不会过于远离,魔兽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老朋友,一张老唱片,经常会看看听听关注一下。”

曾经疯狂过、悲伤过、快乐过的老玩家们或淡出、或AFK。眼下,LOL、吃鸡手游、王者荣耀这样与《魔兽世界》截然不同的游戏,春风得意,俘获了大批年轻人。

即便因为怀旧服上线,上百万老玩家们纷纷重回艾泽拉斯,制造了一次现象级事件,但不得不承认,在不可逆的时代潮流面前,魔兽的黄金时代终究已经过去。

就像老歌迷们助力周杰伦登顶超话榜一样,一瞬间的焰火固然绚烂美丽,让人看得过瘾,但烟花散去后,一切仍将归于平常。

不过,青春里有“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”这样的浪漫歌声陪伴是一种幸运,青春里曾经在艾泽拉斯大陆走过一遭,同样是幸运的。这种幸运,错过就无法再来。这种幸运,是独一无二的。

老玩家们在《魔兽世界》里的游戏岁月,将成为他们独特的人生经历,后人已没有机会知道那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。

对于没能在那个时代去过艾泽拉斯大陆的人来说,那个世界,会是一个永远的秘密。

THE END

五位玩家最想对《魔兽世界》的岁月说的话

激情、无悔。

——顺成

就像发小一样,有时候不常联系了但时常想起就上线看看。

——救赎

最美好的时光生活在最美好的艾泽拉斯,很幸福。

——猫总

用我的音乐来表达吧,《唱给自己的歌》。

——刘洋

最没浪费青春的事儿,就是玩了魔兽。

——国威

——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admin

评论已关闭。